“你扮演杀手的经验很丰富了,那我问你,假如你是杀手,刚做完一票生意,在收拾现场,正巧有人来按响了目标家的门铃。这时候,你会不会开门?”

  “我不会靠近门口,因为门外的人就等着我靠近,然后用枪扫射打死我。我会立马躲起来,布置好陷阱,准备和龙组精英厮杀!”

  “……假如你只是一个初出茅庐的菜鸟杀手,目标也只是一个普通人。”

  “啊,那我肯定不开门。”

  “那到了这个故事,如果你是剧本里的这个刚杀了人的凶手,你收拾现场的时候,突然听到了门铃,会不会开门?”韩觉扬了扬手里这本暂定叫作《调音师》的剧本,问着走在一旁的小周。

  小周想了想,摇头:“不开。”

  韩觉接着问:“那剧本里为什么要写凶手开了门,最后还让男主角进了屋?”

  小周为难道:“因为凶手不开门的话,故事就进行不下去……”

  韩觉皱着眉头说了一句:“不要把观众当傻子。”

  小周立马不敢再开玩笑,挠了挠头想了一会儿,说:“因为主角不想白跑一趟,坚持要进去。凶手如果坚持不让主角进门,会过于刻意,显得心虚,等于直白告诉主角屋子里有见不得人的东西……”

  韩觉点了点头,将剧本往后翻了一页,继续问:“主角看到凶手现场,有一次又一次的机会逃跑,他为什么不跑?”

  “因为主角看到尸体懵了,他心理素质差,做了最糟糕的决定。”

  “主角心理素质差,那你得在故事里事先体现这一点,不然在观众眼里就是主角突然降智。”

  “知道了!”小周眼睛猛然一亮,“先拍主角高考失利,或者驾照科目二没通过的片段,就可以体现他心理素质不强!”

  “咳……不如把这一点和主角的性格,和转行当调音师的契机结合起来,比如,志得意满的时候去参加钢琴大赛,结果比赛发挥失常,一蹶不振。”

  “这个好,这个好!”

  小周听了兴奋地手舞足蹈,仿佛要在人来人往的广场上跳恰恰。

  韩觉、关溢和琳琳对此已经习惯,他们只是面无表情、目不斜视地离小周远了点,还加快了脚步,试图把小周一个人落在后面。

  在他们的前方,是几栋充满现代设计风格的建筑群——【祥云】的总公司。

  【祥云】作为闻名全球的顶级科技公司,其公司建筑已成为了当地城市的地标,是一个热门景点,几乎每天都有人来参观——有朝圣的外国人,也有没事来逛逛的本国人;有杵着拐杖的老人,也有成群结队呼啸而行的小学生;有靠两条腿走进大门的,也有坐着轮椅被人引进去的。

  韩觉对【祥云】的产品很感兴趣,想参观参观,但他今天到这里,是来工作的。

  韩觉的广告方案已经被提前决定采用了,今天他就是来和项目的团队成员见见面,然后准备展开工作。

  提前决策出采用韩觉的方案,这其中固然有一部分是因为韩觉在《街舞》世界级的表现广为传播,得到了业内专业人士的一致肯定。另外,就是因为韩觉在《唱作人》表现越发亮眼,【每星期等韩觉的新歌】已经成了一个越来越多人参与的活动,使得韩觉人气飞速上升,一连跨过好几个台阶。

  【祥云】其实做好了韩觉那边提高代言费的心理准备,但韩觉很意思,说之前谈妥了什么价,现在还是什么价,不变。【祥云】自知他们不找韩觉代言,自然会有其他顶级品牌找韩觉代言,他们现在只是占了先机。既然韩觉这么有诚意了,那他们不能没什么表示,于是事情就成了。

  进了【祥云】公司的内部,由于这里不是访客中心,没什么参观者,韩觉摘下了口罩,走向前台,准备报备一声,然后到楼上去。

  到了前台,没等韩觉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就被前台的年轻姑娘们认了出来。

  对于韩觉的突然出现,她们感到十分惊喜。

  就在她们给出了临时通行卡,然后准备要签名的时候,几个人扛着摄像机突然跑了过来,当着几个满脸通红、准备好了纸笔想让韩觉签名的姑娘的面,把韩觉截了胡。

  面对莫名其妙出现的镜头和人类,关溢迅速挡在了韩觉的前面,伸出手拦下了对面的人。

  对面领头的连忙解释,说他们就是之前说好的那支,【全程跟拍韩觉筹备及制作广告】的摄像团队。或许是关溢的眼神过于凶悍,对面的人怕了,在进行解释的时候,吐字清晰且慢,唯恐关溢下一秒把他们打倒在地。

  关溢拿了对方的员工证,让一旁满腹怨气的前台姑娘们证实了真伪,这才让出身后的韩觉,允许对方靠近。

  “这就开始?”韩觉问,“等下开会你们也拍?”

  对方点头。

  “和广告筹备、制作无关的东西,你们会不会播出去?”

  对方摇头。

  “行。”韩觉点点头,就任由对方拍摄了。

  当着镜头的面,前台姑娘们不敢再向韩觉要签名,韩觉想给也给不了,十分惋惜。

  韩觉刷卡通过员工通道,一边等着电梯,一边扭头继续给小周上课:

  “设置一个邻居的角色是可行的,可以让凶手把男主角让进屋子的行为更合理化……凶手连续试探主角,主角几次没有过关之后,痛下杀手。这说明她至少得对盲人有一定的了解。那么她的丈夫有没有可能本身就是个盲人呢?……”

  电梯来了,里面已经有了几个人,但空间够大,还容得下韩觉一行十来个人,无需分批次上去。

  进到电梯的时候,今天的课程刚好告一段落。

  “还有一些细节部分你再完善完善,查查资料,或者问问专业人士,”韩觉说,“比如你最后这里,凶手用枪杀死了自己的丈夫,这个枪怎么搞来,要怎么让枪出现得合理?换成气枪行不行?钉枪呢?这些武器打在人的脑袋上,又会流多少血出来……”

  小周一边记录着刚才韩觉针对剧本提出的问题和提出的建议,一边哭丧着脸,说:“老板,当编剧好难啊……我这还是一部短片的剧本。等以后写长篇了,岂不是要磨个三年五年的才能改好……”

  “三年五年只是你们年轻人指缝间的事,别灰心。”韩觉笑笑说:“我们这种编剧没经历过什么生活,故事大多靠想,所以,为了不让故事飘起来,有时候只能用笨法子,靠水磨工夫。”

  小周点点头,做好了为艺术奉献青春的准备。

  看到对话停下了,摄像团队的领头人颇感兴趣地问韩觉:“刚才是在聊下一部电影的剧本吗?”

  韩觉回答:“没有,在改我助理的作品。”

  “你的新电影什么时候上映?”

  “大概夏天。”韩觉说完之后,突然眉毛一扬,问:“对了,你们这片子什么时候放?”

  “不出意外的话,广告正片放完,我们这个幕后花絮也会放到网上……也是夏天吧。”

  韩觉听完立马凑到镜头前面,说:“各位观众朋友,看完广告感觉头脑发热,很想买音响,但又没多少钱,怎么办?解决办法很简单!带上亲朋好友一起去看一场我的新电影,可以让你们的头脑立马冷静下来,不乱花钱!”

  对面领头人大惊失色,支支吾吾说,这样不太好吧。

  韩觉说没事没事,这也是广告的一环,类型很新颖,尽管放心播出去。

  “说起来,你们科技公司,不断研发出新产品,有没有想过要弄出什么黑科技?”

  “比如?”

  “比如记忆存储装置,”韩觉说,“人人都植入内置芯片,记忆影像可以被随时翻查,让世界成为没有隐瞒的世界。好处是会少很多犯罪事件,坏处是伴侣的感情容不下一粒沙子。”

  对面领头人愣了愣。

  “再比如记忆清除装置,”韩觉继续举例,“如果在死刑犯的脑子里安装了记忆清楚芯片,把他们放到一个公园里,让围观者对他们施行正义审判,定期清除死刑犯的记忆,让他永无止境地遭受他们曾犯下的罪行……”

  韩觉一连又说了几个科技看似进步,却让世界变得恐怖的故事。

  对面领头人听着韩觉说的这几个故事,总觉得心里瘆得慌,基调这么不明媚的东西,一点都不符合他们【祥云】的价值观,不听不听不听!

  电梯在某一楼层停下,韩觉一行十余人出了电梯,往聚集着广告团队成员的会议室走去。

  电梯门慢慢合上。

  电梯里的某个身穿正装的人,目送着韩觉他们远去,直到视线被电梯的金属门隔断。

  电梯继续往上走,到了更高、更安静的某个楼层,停下。

  正装中年人从电梯里出来,拐了几个弯,推开某个会议室的门口。

  会议室已经坐了不少人,正装中年人是最后一个。

  “开始吧。”他在会议桌的最远处坐下之后,说。

  灯光变暗,前方的银幕开始徐徐亮起,屏幕上出现了:【云端+】。

  一位发言人走到了银幕旁,开始侃侃而谈:

  “通过调研,可以看到平台自己做内容,极少能做出优质的电视剧。媒体平台,是传播思维,而影视公司是内容思维。当初【云端】影视平台上线之后,我们试图自己做出内容,除了刚开始的两年做出了成绩,再往后,走得就是下坡路。”

  发言人拿着话筒,一边放出表格展示,一边进行讲解。

  最后得出结论:“想要最快取得成果,专业的事情,就要交给专业人士来做。”

  【云端】想要和【湖泊】、【纳方】、【小安岭】这类老牌影视平台对抗,他们就应该调整方向,将原创剧的制作方式,改换成和影视界的专业人士进行合作。在【剧作中心制】的华夏电视界,编剧是最最重要的角色,他们通常不仅是写故事,还是天然的联合出品人,是核心的创作人。他们如果要自制优秀的内容,应当竭力争取优秀的编剧。

  “邓家兄弟和【湖泊】的合约快到期了,现在有八家平台在竞争他们的合作协议,这对我们来说,是个机会,应该争取。”

  “竞价多少?”坐着的人群里,有人发问了。

  “十亿。”发言人淡然回答。

  “十亿?”下面一片骚动:“会不会太多了?”

  “这个价位是正常的。”发言人说,“他们编剧和制作的《王权的游戏》系列,虽然最后一季口碑崩盘,但以他们已有的十年制片经验,故事讲述能力和剧本控制能力,我觉得用十亿跟他们签约是非常值得的。”

  众人窃窃私语之后,最后还是看向了坐在会议桌末端的正装中年人。

  正装中年人没有立刻回答,只是让发言人继续汇报。

  “下面是第二档的编剧,他们全都在各个平台。资金充足是我们的优势,我认为可以对他们依次进行挖角。”

  “以下这几位是第三档……”

  当发言人讲整个名单的人都介绍了一遍之后,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

  正装中年人问:“没有新人?”

  发言人淡定解释:“培养新人和寻找新人的成本太高,想要迅速有效的入场,直接签约有经验的编剧和制作人是最有效的。”

  正装中年人点点头,沉思片刻,抬起头环顾一圈,问:

  “你们知不知道韩觉?”

欢迎大家访问:黑岩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hyshuku.com/book/21481/5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