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1章迪斯尼易手

小说:狩猎好莱坞 作者:贾思特杜 我要报错
  【防盗贴章节】

  就美国的政治体制而言,大部分华盛顿政客在处理问题时,一方面考虑的是自身所代表财阀势力或者幕后金主的利益,另一方面是一项决策对于其选民支持率等政治资本的影响。

  如果两者出现冲突,往往会倾向于前者。

  因为选民支持率可以影响甚至操纵,一旦没有了财阀金主的支持,身前身后就都失去了着落。

  其中最典型的,无疑是布什家族。

  特别是小布什执政期间。

  作为众所周知的美国石油集团利益代言人,小布什政府不可能不知道发动战争会导致美国债务赤字的急剧膨胀、会给美国经济埋下危机祸根、会让大洋彼岸的中国趁机崛起、会造成俄罗斯等美国宿敌的经济繁荣。

  然而,小布什上台八年,战争也基本上持续了八年。

  维斯特洛体系的目标越来越大。

  为了不被频繁地当做靶子,西蒙重视海外扩张的同时,从来没有放松过在北美本土政治方面的布局,而且完全不计成本。

  只要能够在未来一些年里顺利打造出一个隶属于维斯特洛体系的强大政治代言人势力,西蒙也就可以像美国根深蒂固的金融财阀、石油财团和军工集团那样高枕无忧。

  当然,这并不容易。

  但只要按照华盛顿的游戏规则一步步走下去,目标总有达成的一天。

  ……

  ……

  就美国的政治体制而言,大部分华盛顿政客在处理问题时,一方面考虑的是自身所代表财阀势力或者幕后金主的利益,另一方面是一项决策对于其选民支持率等政治资本的影响。

  如果两者出现冲突,往往会倾向于前者。

  因为选民支持率可以影响甚至操纵,一旦没有了财阀金主的支持,身前身后就都失去了着落。

  其中最典型的,无疑是布什家族。

  特别是小布什执政期间。

  作为众所周知的美国石油集团利益代言人,小布什政府不可能不知道发动战争会导致美国债务赤字的急剧膨胀、会给美国经济埋下危机祸根、会让大洋彼岸的中国趁机崛起、会造成俄罗斯等美国宿敌的经济繁荣。

  然而,小布什上台八年,战争也基本上持续了八年。

  维斯特洛体系的目标越来越大。

  为了不被频繁地当做靶子,西蒙重视海外扩张的同时,从来没有放松过在北美本土政治方面的布局,而且完全不计成本。

  只要能够在未来一些年里顺利打造出一个隶属于维斯特洛体系的强大政治代言人势力,西蒙也就可以像美国根深蒂固的金融财阀、石油财团和军工集团那样高枕无忧。

  当然,这并不容易。

  但只要按照华盛顿的游戏规则一步步走下去,目标总有达成的一天。

  就美国的政治体制而言,大部分华盛顿政客在处理问题时,一方面考虑的是自身所代表财阀势力或者幕后金主的利益,另一方面是一项决策对于其选民支持率等政治资本的影响。

  如果两者出现冲突,往往会倾向于前者。

  因为选民支持率可以影响甚至操纵,一旦没有了财阀金主的支持,身前身后就都失去了着落。

  其中最典型的,无疑是布什家族。

  特别是小布什执政期间。

  作为众所周知的美国石油集团利益代言人,小布什政府不可能不知道发动战争会导致美国债务赤字的急剧膨胀、会给美国经济埋下危机祸根、会让大洋彼岸的中国趁机崛起、会造成俄罗斯等美国宿敌的经济繁荣。

  然而,小布什上台八年,战争也基本上持续了八年。

  维斯特洛体系的目标越来越大。

  为了不被频繁地当做靶子,西蒙重视海外扩张的同时,从来没有放松过在北美本土政治方面的布局,而且完全不计成本。

  只要能够在未来一些年里顺利打造出一个隶属于维斯特洛体系的强大政治代言人势力,西蒙也就可以像美国根深蒂固的金融财阀、石油财团和军工集团那样高枕无忧。

  当然,这并不容易。

  但只要按照华盛顿的游戏规则一步步走下去,目标总有达成的一天。

  就美国的政治体制而言,大部分华盛顿政客在处理问题时,一方面考虑的是自身所代表财阀势力或者幕后金主的利益,另一方面是一项决策对于其选民支持率等政治资本的影响。

  如果两者出现冲突,往往会倾向于前者。

  因为选民支持率可以影响甚至操纵,一旦没有了财阀金主的支持,身前身后就都失去了着落。

  其中最典型的,无疑是布什家族。

  特别是小布什执政期间。

  作为众所周知的美国石油集团利益代言人,小布什政府不可能不知道发动战争会导致美国债务赤字的急剧膨胀、会给美国经济埋下危机祸根、会让大洋彼岸的中国趁机崛起、会造成俄罗斯等美国宿敌的经济繁荣。

  然而,小布什上台八年,战争也基本上持续了八年。

  维斯特洛体系的目标越来越大。

  为了不被频繁地当做靶子,西蒙重视海外扩张的同时,从来没有放松过在北美本土政治方面的布局,而且完全不计成本。

  只要能够在未来一些年里顺利打造出一个隶属于维斯特洛体系的强大政治代言人势力,西蒙也就可以像美国根深蒂固的金融财阀、石油财团和军工集团那样高枕无忧。

  当然,这并不容易。

  但只要按照华盛顿的游戏规则一步步走下去,目标总有达成的一天。

  就美国的政治体制而言,大部分华盛顿政客在处理问题时,一方面考虑的是自身所代表财阀势力或者幕后金主的利益,另一方面是一项决策对于其选民支持率等政治资本的影响。

  如果两者出现冲突,往往会倾向于前者。

  因为选民支持率可以影响甚至操纵,一旦没有了财阀金主的支持,身前身后就都失去了着落。

  其中最典型的,无疑是布什家族。

  特别是小布什执政期间。

  作为众所周知的美国石油集团利益代言人,小布什政府不可能不知道发动战争会导致美国债务赤字的急剧膨胀、会给美国经济埋下危机祸根、会让大洋彼岸的中国趁机崛起、会造成俄罗斯等美国宿敌的经济繁荣。

  然而,小布什上台八年,战争也基本上持续了八年。

  维斯特洛体系的目标越来越大。

  为了不被频繁地当做靶子,西蒙重视海外扩张的同时,从来没有放松过在北美本土政治方面的布局,而且完全不计成本。

  只要能够在未来一些年里顺利打造出一个隶属于维斯特洛体系的强大政治代言人势力,西蒙也就可以像美国根深蒂固的金融财阀、石油财团和军工集团那样高枕无忧。

  当然,这并不容易。

  但只要按照华盛顿的游戏规则一步步走下去,目标总有达成的一天。

  就美国的政治体制而言,大部分华盛顿政客在处理问题时,一方面考虑的是自身所代表财阀势力或者幕后金主的利益,另一方面是一项决策对于其选民支持率等政治资本的影响。

  如果两者出现冲突,往往会倾向于前者。

  因为选民支持率可以影响甚至操纵,一旦没有了财阀金主的支持,身前身后就都失去了着落。

  其中最典型的,无疑是布什家族。

  特别是小布什执政期间。

  作为众所周知的美国石油集团利益代言人,小布什政府不可能不知道发动战争会导致美国债务赤字的急剧膨胀、会给美国经济埋下危机祸根、会让大洋彼岸的中国趁机崛起、会造成俄罗斯等美国宿敌的经济繁荣。

  然而,小布什上台八年,战争也基本上持续了八年。

  维斯特洛体系的目标越来越大。

  为了不被频繁地当做靶子,西蒙重视海外扩张的同时,从来没有放松过在北美本土政治方面的布局,而且完全不计成本。

  只要能够在未来一些年里顺利打造出一个隶属于维斯特洛体系的强大政治代言人势力,西蒙也就可以像美国根深蒂固的金融财阀、石油财团和军工集团那样高枕无忧。

  当然,这并不容易。

  但只要按照华盛顿的游戏规则一步步走下去,目标总有达成的一天。

  就美国的政治体制而言,大部分华盛顿政客在处理问题时,一方面考虑的是自身所代表财阀势力或者幕后金主的利益,另一方面是一项决策对于其选民支持率等政治资本的影响。

  如果两者出现冲突,往往会倾向于前者。

  因为选民支持率可以影响甚至操纵,一旦没有了财阀金主的支持,身前身后就都失去了着落。

  其中最典型的,无疑是布什家族。

  特别是小布什执政期间。

  作为众所周知的美国石油集团利益代言人,小布什政府不可能不知道发动战争会导致美国债务赤字的急剧膨胀、会给美国经济埋下危机祸根、会让大洋彼岸的中国趁机崛起、会造成俄罗斯等美国宿敌的经济繁荣。

  然而,小布什上台八年,战争也基本上持续了八年。

  维斯特洛体系的目标越来越大。

  为了不被频繁地当做靶子,西蒙重视海外扩张的同时,从来没有放松过在北美本土政治方面的布局,而且完全不计成本。

  只要能够在未来一些年里顺利打造出一个隶属于维斯特洛体系的强大政治代言人势力,西蒙也就可以像美国根深蒂固的金融财阀、石油财团和军工集团那样高枕无忧。

  当然,这并不容易。

  但只要按照华盛顿的游戏规则一步步走下去,目标总有达成的一天。

  就美国的政治体制而言,大部分华盛顿政客在处理问题时,一方面考虑的是自身所代表财阀势力或者幕后金主的利益,另一方面是一项决策对于其选民支持率等政治资本的影响。

  如果两者出现冲突,往往会倾向于前者。

  因为选民支持率可以影响甚至操纵,一旦没有了财阀金主的支持,身前身后就都失去了着落。

  其中最典型的,无疑是布什家族。

  特别是小布什执政期间。

  作为众所周知的美国石油集团利益代言人,小布什政府不可能不知道发动战争会导致美国债务赤字的急剧膨胀、会给美国经济埋下危机祸根、会让大洋彼岸的中国趁机崛起、会造成俄罗斯等美国宿敌的经济繁荣。

  然而,小布什上台八年,战争也基本上持续了八年。

  维斯特洛体系的目标越来越大。

  为了不被频繁地当做靶子,西蒙重视海外扩张的同时,从来没有放松过在北美本土政治方面的布局,而且完全不计成本。

  只要能够在未来一些年里顺利打造出一个隶属于维斯特洛体系的强大政治代言人势力,西蒙也就可以像美国根深蒂固的金融财阀、石油财团和军工集团那样高枕无忧。

  当然,这并不容易。

  但只要按照华盛顿的游戏规则一步步走下去,目标总有达成的一天。

  就美国的政治体制而言,大部分华盛顿政客在处理问题时,一方面考虑的是自身所代表财阀势力或者幕后金主的利益,另一方面是一项决策对于其选民支持率等政治资本的影响。

  如果两者出现冲突,往往会倾向于前者。

  因为选民支持率可以影响甚至操纵,一旦没有了财阀金主的支持,身前身后就都失去了着落。

  其中最典型的,无疑是布什家族。

  特别是小布什执政期间。

  作为众所周知的美国石油集团利益代言人,小布什政府不可能不知道发动战争会导致美国债务赤字的急剧膨胀、会给美国经济埋下危机祸根、会让大洋彼岸的中国趁机崛起、会造成俄罗斯等美国宿敌的经济繁荣。

  然而,小布什上台八年,战争也基本上持续了八年。

  维斯特洛体系的目标越来越大。

  为了不被频繁地当做靶子,西蒙重视海外扩张的同时,从来没有放松过在北美本土政治方面的布局,而且完全不计成本。

  只要能够在未来一些年里顺利打造出一个隶属于维斯特洛体系的强大政治代言人势力,西蒙也就可以像美国根深蒂固的金融财阀、石油财团和军工集团那样高枕无忧。

  当然,这并不容易。

  但只要按照华盛顿的游戏规则一步步走下去,目标总有达成的一天。

  就美国的政治体制而言,大政客在处理问题时,一方面考虑的是自身所代表财阀势力或者幕后金主的利益,另一方面是一项决策对于其选民支持率等政治资本的影响。

欢迎大家访问:黑岩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hyshuku.com/book/21480/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