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车队也明显小心了许多,放慢了速度,车窗内露出一支支枪口,警惕的对准了黑雾。

  未知的危险,才更加让人紧张恐惧!众人也不敢轻易进入禁忌地区,只是在外围查看,风越来越大,空气中充满了沙砾,吹的人睁不开眼睛。

  沙沙……四爷的对讲机里,传来一阵杂音,秦烈掏出手机看了一眼道:“地磁信号干扰,无法保持通讯!”

  “嗯,这种地方很正常!”

  四爷并不惊讶,点了点头回答,将对讲机调了其它几个频道。

  J区的对讲机,性能远超普通通讯设备,对周围的音频信息也十分敏感,虽只是习惯性动作,里边却传来阵阵鬼哭狼嚎般的声音,听的人后背发凉。

  “快看,那边是什么东西?”

  玩命指着窗外对众人道。

  只见在黑雾中,朦胧看到有几个蓝色的光点,车队显然也已经看到,纷纷停了下来,探照灯的强光照射了过去。

  “别害怕,那是野狼,高原上很多的。”

  海德盯着移动的蓝光,长长舒了口气,从如释重负的神情,便能看出刚才的紧张。

  杜长宁也已经下车与族长说着什么,身旁则是两个持枪警惕保护的队员。

  “玩命,跟我下去看看,你们在车里等着。”

  野狼不可怕,但别忘了这里是禁地,秦烈打开车门继续道:“有什么话,不能车里商量?

  这样多危险?”

  “我陪你们一起,对付几只野狼还没问题。”

  海德跟着跳下车说道。

  哒哒哒……他话音刚落,便听到密集的枪声。

  众人匆忙望去,只见强光中两个黑影如闪电般向杜长宁几人冲去,旁边的队员也立马开枪射击。

  子弹携带者火舌飞向野狼,却并没丝毫影响对方的速度,或者说都被灵巧的躲了过去,眨眼间便冲到了几人面前。

  杜长宁几人慌忙闪避,族长与族民趁机跃起,挥掌打在野狼身上。

  砰!越野车被野狼撞的硬生生倾斜移位,车门上更是一个巨大的凹陷,可见撞击的力道何其猛烈。

  族长两人在冲击下,也禁不住后退几步才稳住,当众人看清灯光下的野狼时,脸上都露出惊骇神色。

  身躯足足比普通野狼大了两倍,如牛犊一般,露出尖利的牙齿,蓝色的眼睛中充满了嗜血凶残的光芒,与另一只几乎同时再次向几人扑去。

  其它队员们虽都持枪下车,却因为距离太近,不敢轻易射击,以免误伤到自己人。

  嗤……杜长宁侧身躲闪,肩膀被野狼锋利弯曲的爪子掠过,瞬间皮开肉绽,鲜血喷涌而出,而野狼没有丝毫停顿,顺势将旁边的队员扑倒在地。

  能进入翔龙,便有着足够的反应与实力,队员用枪柄卡住狼嘴,脚下一蹬,野狼庞大的身躯在头顶飞过。

  虽躲过了一劫,但野狼紧紧咬住枪械,惯性之下将他整个人甩到了秦烈这边。

  “我来!”

  玩命大喊着冲了上去,在地上一个翻滚,顺手掏出队员腰间的匕首,向扑过来的野狼迎了上去。

  野狼虽敏捷无比,可半空中无法躲避,被他刺中了喉咙,发出凄厉刺耳的叫声。

  锋利的爪子在拼命挣扎之下,将玩命胸口衣服撕烂,皮肤上出现一道道血痕,亏他反应够快,手臂一挥直接扔了出去。

  虽刺中了要害,但野狼却并没死去,爬起来后直接冲进了黑雾,眨眼间消失不见。

  “MD,想跑,哪有这么容易。”

  玩命骂骂咧咧的追了上去。

  “算了,有机会再说!”

  秦烈一把抓住他的胳膊,看了不远处一眼提醒,倒是不怕杜长宁发火埋怨,而是担心未知的禁地内,隐藏着更大的危险。

  从眼前庞大凶残的野狼身上,也证明了这点!族长几人在对付另一只,从他们的动作便能看出,都是内外兼修的练家子好手,拳脚虎虎生风,将野狼困住无法逃脱。

  当然,只是僵持的局面,毕竟野狼的凶猛敏捷,让他们一时之间也无可奈何!“别杀它,尽量抓活的。”

  杜长宁捂着伤口,大声的提醒道。

  野狼庞大的身躯,躲过子弹的灵敏,便足够让人惊讶,何况是在禁区内出来,岂不更有研究的价值。

  再就是,究竟是不是它们袭击了巡逻小组?

  还有待回去写报告分析!“让开!”

  玩命手腕一抖,匕首向野狼飞去。

  “你……”杜长宁开口阻拦,却还是晚了一步,他此时倒不是在乎野狼死活,而是怕误伤到自己人!毕竟野狼连子弹都躲得过,匕首岂不是更没用?

  他话没说完,便传来凄厉的狼嚎,匕首刺穿了野狼的前腿,一个趔趄摔在地上,想要挣扎着爬起时,族长冲上一掌拍下。

  野狼躺在地上抽搐了几下,昏死了过去。

  “小兄弟,身手不错。”

  族长尼加提松了口气,走了过来微笑着道。

  刚才的匕首看似随手掷出,看似惊险却拿捏的丝毫不差,不禁绕过了出手的族人,还刺中了野狼最不致命的腿部,自信与手法同样让人敬佩。

  “你们也不差,就是畏手畏脚的怕受伤。”

  玩命嘴角撇出一个孤傲的弧度回答。

  他不是和颜悦色的性格,哪怕别人夸奖也不屑一顾,当然说的也是事实,尼加提几人能把野狼困住,就足以有制服它的能力。

  可就是这样的把握,让谁都不想冒险,才会陷入胶着的状态。

  “嗯,你说的也对!”

  尼加提脸上露出尴尬,不过看看他胸口被狼爪撕扯的血痕,却又不得不服,毕竟以野狼的凶残,差之毫厘便可能身受重伤。

  “走吧,先回去再说。”

  杜长宁悻悻的说完,转身回到了越野车上!队员将野狼四肢及嘴巴用绳子绑住,扔到了车上,并有两个人持枪盯着,以免发生意外。

  “小秦,这件事你怎么看?”

  四爷开着车随口问道。

  对于玩命的性格,他比任何人都熟悉,对于刚才的“勇猛”也没有任何夸赞,不骂就已经算是默认或者说表扬。

欢迎大家访问:黑岩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hyshuku.com/book/21469/2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