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结果未知,雅曼拉娜与公主殿下同时进入了门,一左一右的门……没有任何的变化,一切瞬间归于平静。

  但神秘的少女却在此时展现出来了一种让红色的灯神脑袋缩得更加厉害的气息但这股气息并不针对的红色灯神,而是奥托。

  奥托首当其冲地承受着这股让他心脏仿佛随时都会炸开般的恐怖感……他的身体似是被什么挤压着举了起来,与此同时血管开始膨胀,那是体内的血液正在以极快的速度在流动所产生的异象。

  他甚至感觉到窒息,双腿已经离地……这位获得了长生的曾经君王眼中不禁闪过一丝慌乱。

  他或许要死在这个地方,他显然是不会甘心的,于是他拼命地催动体内那为数不多的【气】,让自己的喉咙足以发声音。

  他既急且快地说道:“灯神!我知道那个人的下落!”

  那个人……是谁?

  在场的人里面,不会有多少人知道……小侍女不知道,伊本不知道,神秘的少女自然也不知道,这是属于红色灯神心中的秘密,是它心中痛苦的根源之一!

  那个人……它自然知道奥托所说的是谁!

  这么多年来,它也仅仅只是将自己的事情告诉过奥托一个人至于洛老板……开玩笑,那种家伙,红色灯神自然不会将他归入普通人的范畴。

  你见过普通人的法力可以超过它这个灯神的?

  “这个人,你不许动……”红色的灯神变了,它不再是那缩在小侍女身后无能的模样,变得高大,变得狰狞,也变得疯狂,“哪怕你真的是一个或者的神明……本灯神的法力,浩瀚如海!”

  排山倒海的法力涌出,将即将死亡的奥托先生从死亡线上拉扯回来甚至挣脱了神秘少女此时对他的束缚。

  神秘少女的身影略微后退了些,眼中闪过一丝的愠怒之色她毕竟只是自那口棺材的尸体中复刻出来的个体,并非曾将的那位真正的女神。

  作为神明的神性有一丝,但庞大的神力显然没有……她毕竟存在的时间还是太短,太阳之城内的资源也不足以让她的神力得到很好的提升所以在单纯的【力】的比拼之上,她并没有获得任何的上方。

  神秘的少女无奈,她的情况就是那样,外强中干的类型,神性如果压不下这个精怪,那么自然十分的麻烦……她需要等雅曼拉娜从门里面出来,不管是那一边的门也行,所以她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被逼走。

  可就在此时,盛怒的红色灯神却忽然抱头痛苦地吼叫起来。

  “你不能这样对我!你不能这样对我……你不能!我至少完成了五百个愿望了!你不能,你不能!”

  它狂怒,它大叫,它甚至哀求一般。

  自是一道道锁链却从小侍女腰间挂着的灯神处冒出,将它捆扎了起来,一点点地往回拖着回去。

  奥托所说的并没有错,神灯当中的灯神精灵,本质上确实只是工具人灯神看似厉害,法力如海,可它没有办法在不通过召唤者的意愿的情况下主动出手出手了等于是违背了灯神内部的规矩,将会受到制裁。

  可能是更加恐怖的烈焰的焚烧,可能是别的刑罚……奥托不知道等待着灯神的刑罚将会是什么,因为它从来没有提及太多这些。

  它一直以来都畏惧神灯内刑罚……甚至一直都在承受部分刑罚。正因为这样,红色的灯神才会看起来如此的……不正常。

  任谁几千年,甚至更长的时间都只能困在神灯当中,然后被烈火焚烧,精神都不会好到什么地方去。

  “你不能啊!!!”

  红色灯神的身体已经被部分吸入灯神当中,但它依然还在苦苦支撑着,死死地抓紧地板,手指在地上划出了深深的痕迹了。

  神秘少女见此不禁松了口气……不管命运是不是公正,只是在这一刻,命运似乎偏袒了她。

  “灯神大人,请你……请你对付这个女、女的!我、我我许愿!”

  就在此时,命运似乎对谁都再次开了一个玩笑……一道怯弱中带着哭腔的声音,就这样突兀的响起,成为了谁也想不到的变数。

  小侍女……亚莲,如今拥有召唤灯神资格的灯神掌灯之人,一个太阳之城王宫内懵懵懂懂的小侍女。

  一瞬间,神灯的表面流光转动,困锁着红色灯神的锁链顷刻间瓦解消失不见了。

  “笨女人……我说了,没有我的允许不许你随便许第二个愿望的!”得以脱困的红色灯神却狠狠地瞪了小侍女一眼。

  小侍女亚莲眼睛一红,就差没有哭出泪水来,委屈巴拉道:“可是…可是我看灯神大人你好像很痛苦的样子,我…我……”

  “我还你五百个愿望!最后一个愿望,你无论如何都给我留着!现在给我闭嘴,后退,举起长矛防备!”红色的灯神此时冷哼一声,一步步地站了起来,“讽刺啊,我因为一个女人而被困,如今又是因为一个女人……对手也是一个女人!”

  面对着突然强势的红色灯神,神秘的少女不禁皱了皱眉头。

  只是她毕竟拥有神性,哪怕是在力量上有所不及,却也并不完全畏惧,最多只是顾忌这个变数,她摇摇头道:“你当真要向一个神明宣战?”

  “别说你只是拥有神性而不是神火旺盛的神明……”红色的灯神此时双手摊开,不同于一向为了彰显自己尊严而变大膨胀自己的身体,这一次,红色的灯神身体反而变得瘦弱起来,“只要是神灯承认的愿望,哪怕是神……本灯神也杀给你看!”

  语音刚落,一阵狂风自红色灯神四散而去,强劲的风力瞬间将奥托先生吹得再次倒飞撞向了墙壁……他知道这是红色的灯神故意为之,这丫的一向以来都是这样的小气。

  风停。

  一名赤脚,身穿红色战甲,黑发垂地的年轻男子,自风中走出毫无疑问,这是红色的灯神……另一个模样。

  并非那狰狞如同恶鬼的模样,而是清秀俊美,堪称盛世美颜的脸容,让才看一眼的小侍女亚莲不禁脸红耳热起来……她第一次发现,男性原来也可以这样的好看。

  不同于对于这份美貌毫无抵抗力的小侍女,神秘的少女此时半点没有受到影响……她平静地看着如今的灯神,淡然说道:“所以,你打算弑神?”

  “愿望就是愿望。”红色的灯神……或者说,红色战甲的男子此时一挥手,一道暗红色的能量顿时抓在掌心当中,随后拉长,变成了散发着红光的一柄长矛。

  “就凭你?”神秘的少女摇摇头,“本来我是像这样说的,不过这样说的话,显得我好想是大反派一样,我前身好歹也算是正义女神啊?”

  “我管你……”灯神此时冷哼一声,“我这辈子其实,最喜欢就是打女人!”

  说吧,灯神提起手中的红色长矛,直接就朝着神秘少女刺来……攻击的位置,赫然就是少女的心脏位置。

  “我真冤。”

  神秘少女此时露出了一副哭笑不得的模样,却只能狼狈地躲开灯神的攻击……她毕竟不管是在身体以及存才的力量上,都比不上灯神这个精怪。

  她只能躲,这副身体毕竟还是凡人之身。

  可得到了许愿的红色的灯神,此时在神灯的规则之下,毫无顾忌,出手就是凌厉的攻击……只是一击,就让整个墓室都摇摇欲坠起来。

  “你这家伙……到底在人家的墓室里面做了什么!没听过死者为大这句话吗?!”神秘少女不禁大怒。

  “灯神,打她!打她!”小侍女此时双手紧握着手中的黄金长矛她显然没有使用的打算,单纯只是因为紧张……或许还有一点谁也说不清楚的兴奋?

  “小孩子不要在这里大吵大闹!”神秘的少女狠狠地盯了小侍女亚莲一眼。

  小侍女顿时缩回了脖子去。

  红色的灯神此时却突然闪身,挡在了小侍女亚莲以及神秘少女之间,冷哼说道,“这个女人虽然笨,但只有我才能骂她!”

  小侍女先是感动然后涕零……依然委屈巴拉的样子。

  灯神可不管这些,再次出手攻击,神秘的少女神性无法给予获得了神灯规则加持的灯神以压力,此时似乎只有被追着揍的份了。

  奥托先生此时得到了喘息的机会,他那来自灯神的长生之躯的特殊体质起了作用,伤势虽然没有瞬间痊愈,但也恢复了不少……至少能够行动了。

  奥托先生拖着身子来到了谢嘉图的面前早前,神化的谢嘉图被灯神胖揍了一顿,几乎半死,此时依然奄奄一息的模样。

  “有没有想过,神明也会被追着打的一天?”奥托捂着伤口,在谢嘉图的面前坐了下来。

  他在等待,等待有人能够从门里面出来……它同时也是在等待,目光一直看着右边的门,这个门是雅曼拉娜进去的门,是在最后的密室当中,差点被枪杀的那个进去的门。

  “神明只是早一点的人类。”谢嘉图虚弱地说道:“棺材里面的那个就是最好的证明,神明也会死亡,那么被追着打也不算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我见到了你藏在神像里面的那些服务器。”奥托先生忽然低声说道。

  谢嘉图淡然道:“那又如何,那只是其中一个主机,太阳城内有着许多的备份,它们只见是相互连通的,就算你破坏了神像里面的也没有关系,数据已经采集足够。”

  “我改变主意了。”奥托先生忽然笑了笑说道:“你说过,你的邀请一直有效。”

  “我没有。”谢嘉图冷淡地回了一句他确实没有说过这样的话,竟敢按理说应该有这样的意思,这样才能够显得体面,但是他确实没有说过。

  奥托想要讹他自是没门。

  “你不想整个计划失败对不对?”奥拓先生不理,紧盯着谢嘉图的双眼,“你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如果失败了,你之前的一切都会白费。”

  “你想要说什么。”谢嘉图沉默了片刻道。

  “我知道法老也是你……和那个正在被灯神追着打的人造神明少女一样,都是你培养出来的。”奥托先生声音更低。

  谢嘉图沉默不语。

  奥托先生继续说道:“你连自己也敢变成这个模样,证明你在最周后的一搏……我认识你,认识那个在沙漠种和我结伴同行的你,我了解你……你不会做这样冲动的事情,除非到了有不得不赌一次的理由。你是不是还藏着什么后手?别说没有,天秤是你发现的,太阳之城是你打造的,按理说你不可能什么准备都没有!”

  “哈哈哈……”谢嘉图却低声笑了起来。

  “你在笑什么?”这笑声让奥托隐隐有一种不安的感觉……有些事情,似乎并非如同他所想的一样,他突然感觉有些烦躁。

  “笑…笑你是我见过最聪明的人,最疯的人……咳咳。”谢嘉图依然低声笑着。

  奥托先生目无表情,却一手抓紧了谢嘉图的脖子,“我再问一次,你在笑什么?”

  “没有。”

  “什么?”

  “并没有什么后手。”谢嘉图此时却幽幽地说道:“就算有,你也已经见过……”

  “你这是什么意思?”奥托先生不禁皱了皱眉头,同时在飞快地回忆着整件事情……他已经见过?

  什么东西,被他遗忘了吗?

  谢嘉图此时忽然说道:“你见过……法老是怎么神化异变的过程。你已经见过,不是吗?”

  奥托猛然一怔他确实见过,整个过程!

  法老在自己寝宫当中,将自己的左眼挖出之后,才开始的异变……神化至于那只左眼,却在法老挖出之后,神秘消失了!

  怎么消失的,奥托先生不清楚,至少当时的记录摄像并没有记录下来……但似乎有谁,有谁在那里,在当时的法老的身边!

  “难道你也……”奥托先生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

  如果说,法老是因为挖出……交出了左眼之后,才得以神化的话,那么谢嘉图难道也是因为交出了……

  奥托先生此时目光不禁狐疑地往下移去,塞特挖出的是荷鲁斯的左眼,至于荷鲁斯挖出的则是塞特的……emmmmm?

  “那个地方不行!”

  就在这个时候,神秘的少女忽然发出了充满了愤怒的声音。

  随后似乎是什么被打破的声音只见墓室的一角,早就已经被灯神破坏得像是废墟一样……而就在这废墟当中,俨然露出了一扇有别于石头的金属门!

  门显然是藏于石壁当中,因为墙壁被彻底破坏,才展露了出来。

  灯神显然不在意少女的警告,此时冷笑一声,一拳就将这扇金属门给直接轰爆

欢迎大家访问:黑岩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hyshuku.com/book/21463/15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