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在短暂的错愕之后,严洛立刻反应过来,鄙夷道:“嘉米高可不是那种吃了亏立马要跟人拼命的街头小混混,陈晋,等死吧!”

  黄明耀一下子无语了!

  他抬出嘉米高这件事情,原本是准备让严洛知难而退的。怎料他不但不引以为戒,反而更加嚣张了?

  这令黄明耀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

  不过,严洛在说完之后,也沉吟了片刻,继而转了口风道:“好,我交几个人让你交差。”

  “嗯?”黄明耀一怔,会过意来。

  这是准备等嘉米高对付陈晋的时候,再落井下石呀?

  这帮资本家,果然一个比一个更鸡贼,更心脏。在这种时候暂避风头,确实明智。

  但无论如何,总算是把事情办成了,起码深港市不至于在短时间内连续发生恶性事件,他就知足了。

  带着这样的心思,黄明耀告辞离开。

  但他不知道的是,正因为他告诉了严洛这件事情,导致这件事情,在极短的时间内,便在整个深港市的富人圈子里传开了。

  连带着,香江也立刻就有了动静。

  更甚者,当天就有狗仔登出了照片:嘉米高在过关返回香江的时候,手上确实绑着纱布!

  到了第二天,整个香江一多半的八卦杂志都在封面刊登了嘉米高的这张照片,同时配上了大大的标题:《内地孖展刀伤嘉米高?》

  在八卦里,陈晋被编造成了一个寻求合作而不得,最终凶相毕露,悍然行凶的形象。

  不仅如此,因为事后并没有任何的官方声明,且深港方面毫无动静,所以他们还极其阴狠的编造了另一个谎言——香江商人在内陆遭遇漠视!

  这就是诛心之言了!

  一直以来,中枢都在为香江大开方便之门,甚至在1997年金融风暴席卷整个东南亚的时候,中枢更是以当时1280亿刀的外汇储备作为后盾,加上香江本身的820亿刀,支撑着香江三度迎战国际金融炒家的狙击!

  在和平年代这不见烽火硝烟的战场上,香江成为了在金融风暴中,唯一一个稳定住本身经济形势,没有被国家炒家恶意做空而成为资本的牺牲品!

  而这一切,无非是为了证明一点——香江和内陆一样,都是华夏,都是炎黄子孙!

  这便是中枢对香江之大义!

  可香江的某些人,却始终不把大义当回事!

  须知,在那一场金融风暴当中,针对香江的狙击,自1997年7月伊始,直到1998年8月才算平息。这其中的险恶用心,以及幕后主使的狼子野心,可谓昭然若揭!

  …………

  …………

  当陈晋拿到这些杂志的时候,已经是9月20号下午了,他到香江的第三天。

  只不过是随意翻看了几页,陈晋就气得七窍生烟,愤然将那些杂志全都撕成了碎片。

  但他还是不解气,整张脸涨的通红,青筋暴起,把眼前能砸的一切全都砸成了粉碎!

  “白眼狼!一群喂不熟的白眼狼!!!”他最后声嘶力竭的仰头大喊了许久,喷了一大堆国骂,才算是渐渐稳定下来。

  而这一幕,就发生在晋涵集团一众高管的眼前……

  杂志被送来的时候,他们正在开碰头会。

  在场的任何人,都没有见过陈晋暴怒成这个样子……

  那股子恨意,那股子疯狂,那股子歇斯底里,都通过陈晋血红的双眼传递到了每一个人的心底里!

  大家都被吓坏了,却没人敢开口哪怕劝一句。

  更多的,是不解!

  最后,等陈晋终于坐下来喘了半天粗气之后,秦珍作为在场唯一的女性,跑到另一个房间,小心翼翼的给陈晋倒了杯水递过去……

  因为陈晋房间的杯子已经被砸光了。

  “呼~”陈晋长舒了一口气,叹道:“秦姐,谢了。”

  众人这才松了口气,可又不知道该从何问起了……?

  八卦杂志的报道确实失真,可这本就是舆论战的第一步,陈晋正是舆论战的顶尖好手,又怎么会如此失态呢?

  沉默了好一阵,陈晋见众人的脸上满是问号,才苦笑一声道:“对不起,吓到大家了吧?”

  “其实……我也说不上为什么,就是觉得很生气。”

  “因为……我无能啊!”

  众人一惊,秦珍连忙道:“陈总,连你都说自己无能的话,让我们无地自容呐。”

  “不是的。”陈晋解释道:“香江……这些舆论,我没办法控制,你们明白吗?”

  “我不知道你们能不能够体会到,虽然说起来都是华夏,可是除了肤色和语言,香江还有任何一点跟内陆相同吗?”

  “甚至,我们连人家的社交媒体都介入不进去……人家都是脸谱和推鸟,连我陈晋是哪根葱,我都没办法开口解释啊。”

  吴小军这时忽然来了一句:“那两家都是米国公司。”

  众人登时一惊!

  哪怕反应再慢,大家也都明白过来陈晋如此暴怒的原因了……

  在不知不觉间,原来晋涵集团已经从一个地方性的普通企业,即将演变成跨境公司。

  而这一站,陈晋选在了香江!

  光是看脸色,陈晋就知道大家都猜到了什么,便也不再隐瞒了。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并肩作战,眼前这些人,早已经不需要去怀疑忠诚。更何况,现在面临的,可不单单是忠于晋涵集团,或者忠于他陈晋。

  而是……忠于国家和民族!

  “我们来香江,并不是偶然。这其中有一些事情,我无法跟你们解释。但我要告诉你们的是,接下来……我们在为华夏而战!”

  “……”

  众人静默!

  陈晋的语气并不如何慷慨激昂,只是用最平淡的语气,说出了这惊世骇俗的一句话!

  “各位,敢跟我蹚一蹚这滔滔江水吗?”陈晋淡淡的问道。

  …………

  该如何抉择?

  要知道,就连陈晋在到深港的第一天,就遭遇的生命危险,更何况他们这些虾兵蟹将呢?

  “嘿~”臧军最先笑了:“陈总,你果然没让我失望!这种事情,怎么能不算我一个呢!”

  “青山处处……”王政翰话没说完就先哽咽了,但他的眼神无比坚定!

  施杰也笑了:“陈总,谢谢你给了我这种机会!”

  “哈哈~”齐慧川笑得最是开心:“我原本以为,让天坤公司的名字遍及全国,这辈子就到头了。但我却忘记了,还有香江!”

  然后,所有人都看向了秦珍……

  她的脸上游移不定,似乎非常犹豫。可大家都能理解,贾琼现在还躺在病床上,她儿子也被她扔在了寄宿制的学校。

  身为一个女人,其实已经很难为她了……

  “秦姐~”陈晋刚要开口,秦珍猛得一咬牙,应抬手拦住陈晋,应道:“陈总,老贾一定会赞同我的决定啊!”

  “我虽然是个妇道人家,但我也明白什么叫大义!”

  众人一凛,对她的敬意油然而生!

  至于始终在旁不语的查木林和吴小军,则不需要再表达什么了。

  从他们俩管陈晋叫哥的时候,从查木林悍然驾车碾过凶徒的时候,从吴小军如魔神般一刀挥下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他们各自的命运!

  历史上有很多例子……往往都是几个人,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就做出了改变历史的决定!

  今日,亦然。

欢迎大家访问:黑岩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hyshuku.com/book/21409/10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