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6章不能砸人家饭碗

小说:重生之巨变 作者:永远的大洋芋 我要报错
  胡建强有一种搬起石头砸自己教的感觉,他恨不得自己抽自己两个耳光。

  “曹阿姨,这么说吧,我们也明人不说暗话,我们不太可能修建公园,那属于园林处的公共设施,根本不可能会批给我们。即便是不得已修了,我们也会建围墙堵起来,我们不可能花费几千万的代价,结果却是给你家做嫁衣,没有那样的事情。”胡铭晨沉吟一下,叹了口气道。

  “你这么说我就信,像他说的,纯粹就是哄骗诓我,既然是想认真谈事情,那些虚头巴脑的,就应该收起来。”曹萍道。

  曹萍就不喜欢那种油腔滑调,油嘴滑舌,一点不靠谱的人。不管她卖不卖房子,胡建强都不是他愿意打交道的对象。

  其实吧,胡建强所说的内容,那也是胡铭晨说过的话,只不过胡铭晨现在面对曹萍,他不会说而已。

  “曹阿姨,这样吧,既然话都说开了,那你提一提你的要求,到底要怎么样你才愿意把房子卖给我们,如果我们能做到,那我们就谈,如果我们,满足不了,那就算,你看这样行不?”胡铭晨问道,他打算将曹萍的底线给套出来。

  “因为我们本身并不愿意搬,所以你问我底线......我还真不知道底线是什么。”曹萍没有让胡铭晨如愿,她的态度还是一如既往的捉摸不透。

  “曹阿姨,你是不是有什么顾虑啊?”胡铭晨皱了皱眉道。

  “我能有什么顾虑啊,我家是真的从一开始就没想过卖房子,这里住了几十年,生意也做了二三十年,一切都习惯了的,我们真没什么顾虑。”曹萍不徐不疾的道。

  曹萍的这个态度,使得谈判没办法继续进行下去。她根本不提要求,而胡铭晨他们就没有办法去满足和符合她。

  这次接触,最终以半途而废告终,甚至很失败的是,胡铭晨他们连曹萍的底线都不晓得。

  “曹萍,他们走了?”

  “妈,走了。”

  “你们谈得怎么样?他们怎么说?”阿婆问曹萍道。

  “不怎么样,他们也啥都没有说,就是问我们卖不卖,想知道我们家的底线,不过,我并没有和他们提。”曹萍洗了手,系上围裙道。

  “那你怎么不说呢?大伙都走了,我们也得考虑考虑,谋划谋划才行。我倒是无所谓了,年纪大了,以后,生活就靠你们自己。”阿婆对曹萍道。

  “妈,我知道,只不过我还有些犹豫,我知道您老人家在这里住惯了,你舍不得离开这巷子。”曹萍用大碗弄出一些米面来,准备加了水搓汤圆。

  “我能有什么舍不得啊,左邻右舍,大多数选择搬到清月小区,大伙还是挨着的嘛。这两天,熊二哥遇到我就给我做思想工作,搞得我都不知道怎么回他。”老阿婆道。

  “那熊二爷也真是的,他家自己搬走就是了,整天替他们当说客,也不知道他得了多少好处,就像是他家要买这些房子似的。”曹萍稍稍抱怨道。

  熊二爷不止遇到阿婆会给她做思想工作,遇到她曹萍,他老人家也没放过机会。这使得曹萍有点点心烦了。

  “可别乱说话,熊二哥不是那样的人,他就是热心而已。而且,人家曾经救过他,所以,他想通过这种方式报答,他不是那种得一点好处就收买的,这点别冤枉了好人。”阿婆和熊二爷认识几十年,他是什么样的为人,阿婆还是清楚明了的。

  “不管他,我再好好想想,买房子搬出去,这不是小事,要再深思熟虑一下。妈,来客人了,你招呼一下,我弄点汤圆来放着,一会有人要的话好煮给人家。”曹萍暂时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看到有两个年轻人进店,曹萍就顺着将话题给岔开去。

  ......

  “这女人可真难缠,真是女人心海底针,根本猜不透他在想什么,说她不想卖吧,她愿意谈,说她想卖吧,她又语气死硬死硬的,还一点底都不愿意透露,搞不懂。”回到办公室,胡建强就气闷的抱怨道。

  “三叔,你也别生气,这没什么好气的,后面,比她难缠的估计还有呢。这虽然不是好事,但是也不算是太坏的情况,起码她们愿意接触嘛。”胡铭晨给胡建强安慰道。

  “是啊,曹萍愿意接触谈一谈,这本身就是一种态度的松动。”吴怀思道。

  “松动,松动个毛线,我怎么看不到她松动呢?谈了半天,我们啥也没得到嘛,之前还以为她家会好讲话,哪晓得,也是半斤八两。”胡建强掏出一支烟来点上道。

  “呵呵,我从来就不觉得将这条巷子买下来会是轻而易举一蹴而就的事情,困难一定是有一大堆等着我们。可是光抱怨根本就不能解决问题,一点用处没有。关键还是要想办法,我相信,所有人都有**和软肋,只要我们找到了,就可以对症下药,否则,无异于盲人摸象。”胡铭晨淡淡的笑道。

  胡铭晨没有因为被拒绝了就沮丧,如果这么点困难就沮丧,抗不过去的话,那么胡铭晨的事业也就仅止于此了。发展事业,从来就不是一帆风顺的,不经过艰难险阻,哪能登上事业的高峰。

  俗话不是说了嘛,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

  “那你倒是说说,她的**和软肋到底在哪里?是因为房子翻修吗?那我们已经答应全额补贴给她家了啊,还想怎么样。”胡建强吐了一口烟道。

  “我有点估摸到了。”胡铭晨凝神道,“吴助理,我想,你是不是也意识到了?”

  “我有点猜测,可是并不敢肯定。”吴怀思迎着胡铭晨的目光回答道。

  现在就是体现他的眼光和能力的时候,只不过吴怀思不能放肆,必须得有所收敛和保留,过于张扬,尤其是在胡铭晨和胡建强的面前,对他并不是什么好事情。

  “哦?那你说说,你的猜测是什么?”胡铭晨好奇的问道。

  胡铭晨原本只是随口一问,有点点考较的意思,没曾想,吴怀思还真的是有货。

  “我也不知道我猜得准不准,如果不准的话......”

  “哪来那么多废话,小晨问你,你就直说得了,绕这些弯子干什么啊。”胡建强打断吴怀思的话道。

  吴怀思尴尬的笑了笑:“行,那我就大胆的说一说,我觉得吧,她家的关键点就在那个店。她家的店算是老店了,很多客人都知道,也愿意光顾。她家一定是担心,如果卖了房子搬出去,她家的生意就断了。如果她家的生意不能够继续开下去,那么对她家来说,其损失就是很大的一笔,甚至可以说有些难以估量。我觉得这就是曹萍不答应的顾虑所在。”

  “你猜的,和我想的差不多,对于这种小店来说,搬迁往往有时候是致命的。也正因为如此,她根本没办法说出她的底线,我们也没有办法满足她家的这个顾虑。我也是在回来的路上,左思右想才想到的。”胡铭晨点点头,认可吴怀思的猜测道。

  吴怀思和胡铭晨这么一说,胡建强立刻就坐直了身子,他也被点醒了。

  “照这么说,她家还真的不是无理取闹。我怎么就没有想到这点呢......有道理,那个店就是她家的命,店在哪里,大家都知道,生意会不错,一旦搬到别的地方,生意会怎么样,确实不好说。”

  “你没有想到,是因为你光顾着气了,这人一生气啊,脑子就容易不灵光。当然了,还有一点也是我们必须考虑的,人家的店在巷子里,不需要付房租,用的是自己家的房子,可要是搬出来,就得花大价钱的去租门面,对她家而言,这又是一笔损失。如果这些方面我们不能够考虑到并且帮助其解决,那么她们家就真的不愿意卖不愿意搬。”胡铭晨又做了补充道。

  “那怎么办?我们帮他家付房租?这也不现实啊,付多久呢?总不能一直付下去吧。”胡建强问道。

  “你就算愿意一直付下去,她家也不会相信的。换成我,我也不会信,万一哪天不付了,找谁去啊,到时候,扔石头打天也没有用。”胡铭晨道。

  “胡先生,难道你是想给他家买一个门面?这周围的门面很贵的呢,随随便便一个不大的门面,就得两百来万。”吴怀思道。

  “不是吧,他家的房子怎么着也值不了这么多钱,两百万,两百万够买多少啊。”胡建强瞪着眼睛看着胡铭晨道。

  “不止那么些,我们一样的还得给他家提供房子,再算上他家的翻修费用,差不多就得三百来万了。虽然我们愿意付出,还不知道人家愿不愿意呢。”胡铭晨心里很没底的说道。

  胡铭晨这么说,等于是默认了他有想买一个门面来交换的想法。虽然这个价格是的确不便宜,但是实事求是的说,这样的一个补偿是合理的。毕竟人家搬出来,等于饭碗受到了威胁和影响。

  “不是吧,三百万,要是每家都这么搞,我们还买得起吗?怕是我们最先就破产了。”胡建强有点反对花费这么大的代价。

欢迎大家访问:黑岩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hyshuku.com/book/21393/6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