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广茂赶忙替自己辩解:“方厂长,这您就误会我了,如果我们没有诚意,根本不会过来求见你跟牛秘书,我刚才之所以说出那样的话,只是想表明我们的诚意,在我们还有其他选择的情况下,我们还是来了,这难道还不能说明我们的诚意吗?”

  张广茂说到这里话锋一转:“当然了,现在看来我们所拥有的其他选择是靠不住地,但我们事先并不知道这个选择会靠不住,因此这就更加彰显出了我们的诚意,您说对吧?”

  张广茂的辩解虽然听起来有些绕口,但明白了他的意思之后,确实能够体会到他的诚意。

  方东平闻言轻轻嗯了一声:“听你这么一说,你们确实有那么点诚意,不过可惜的是我跟猎人公司的人并不熟悉,只怕是帮不上什么忙了。”

  丁红强立马接口:“方厂长帮不上忙,但是牛秘书可以啊,据我所知猎人公司的办公地点就在牛秘书留学的波士顿,并且牛秘书跟猎人公司的老板有着很深的交情,只要牛秘书愿意开口说两句话,想必就能极大地缓解津南石化机遇到的巨大压力了,牛秘书,只要你帮这个忙,叔叔必有厚报!”

  牛小强面无表情道:“丁叔叔,你可能不太了解美国人的性格,他们公私分明,不会因为跟谁关系好就违背自己的原则,即便我帮你说话,只怕也没有什么效果。”

  牛小强不动声色的顺着丁红强的话头往下说,展现出来的态度比刚才软化了不少。他只是陈述这件事的难度,却并未说自己不愿意帮忙,这给了丁红强莫大的希望。

  丁红强赶忙接口:“牛秘书,成不成咱们先不说,只要你愿意帮这个忙就行,这是叔叔的一点心意,你可千万不要客气。”

  丁红强明显是有备而来,他的手提包里鼓鼓囊囊的,装的全部是现金,加起来一共是五万块钱。

  这笔钱已经不算少了,许多老百姓不吃不喝的干上十年,都存不下这笔钱呢。

  牛小强看着丁红强推过来的手提包,脸上露出了犹豫之色:“这只怕不好吧?”

  丁红强认为牛小强并未一口拒绝,这就代表他已经心动,只是碍于面子,不太好收下这笔钱。

  一看牛小强心动,丁红强立马添柴加火:“这是牛秘书应得的劳务费,没有什么不好的,世界上哪有白白帮人办事的道理?再者在座的都是自己人,这件事肯定不会传扬出去,牛秘书完全不用担心什么。”

  张广茂也在一旁帮腔:“牛秘书,你出国留学的花销那么大,现在有这么好的机会摆在面前,就算是帮着减轻家里的经济负担,你也不应该拒绝嘛。”

  张广茂说到这里对丁红强使了个眼色:“这只是定金,事成之后丁厂长肯定还有另外外的表示,无论如何也是不会让你吃亏的,对吧丁厂长?”

  丁红强连连点头:“对对对,这只是定金,事成之后我还有重谢,牛秘书,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你就伸把手吧!”

  牛小强没有立刻点头,而是看向了方东平。

  方东平吐出一口烟圈:“你别看我,这是你自己的事情,跟集团公司没有关系,我可管不了。”

  张广茂在一旁敲边鼓:“牛秘书,你师父那么心疼你,这件事他肯定不会有意见的,你就别犹豫了好吗?”

  牛小强终于点了头:“好吧,我试试看,至于到底行不行,那就不敢保证了。”

  丁红强没想到事情居然进展的如此顺利,他大喜之余连连点头:“不管行不行我们都不会怪你,只要你尽力了就好。”

  牛小强毫不客气的把手提包拎在手里,站起身道:“我这就跟猎人公司的老板打电话,希望他能够网开一面吧。”

  方东平跟着站起身:“我没有胃口,就不吃饭了,你们慢用。”

  丁红强和张广茂赶忙起身相劝,但方东平就是不同意吃这顿饭。最后张广茂只得退而求其次,冲着牛小强叫喊道:“牛秘书,你打完了电话一定要过来吃饭啊。”

  牛小强拿了人家的钱,面子上的功夫还是要做一下的。他微微点头:“嗯,我打完电话就过来汇报情况。”

  丁红强和张广茂这才放下心来,等到师徒两人走远,丁红强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他哈哈一笑道:“总算是说动了牛秘书,我还以为希望不大呢,看来无论是谁,见到钱都会眼开啊。”

  张广茂瞪了他一眼,没好气道:“老丁,你当真以为牛秘书愿意帮忙是看在钱的份上?”

  丁红强诧异道:“怎么?难道其中还与其他的原因吗?”

  张广茂翻了个白眼:“实话跟你说吧,我下午去找牛小强的时候他没见我,我给我闺女打了个电话,她跟牛小强的关系挺不错的,我这个当爸爸的去求她说情,她能不尽心尽力吗?正是因为有了我闺女的努力,牛小强才最终答应跟我见面的,同时他也才会这么爽快的答应帮你的忙,否则按照他的性格来看,你就算再加点钱,估计人家也懒得搭理你,美国人那么讲究原则,你真以为牛秘书那么容易跟猎人公司的老板打交道?”

  丁红强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我就说事情怎么这么顺利,原来你的闺女也在其中出了大力气啊,话说回来,牛秘书对你的闺女可真心不错,咱们说话牛秘书不听,你闺女求他他就点头,这样的交情比一般的泛泛之交深厚多了。”

  张广茂没好气道:“老丁,你这是说的啥意思?什么叫牛小强对我闺女很不错?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怎么了呢!”

  丁红强赶忙摆手:“老张,你可千万不要误会,我并没有其他的意思,只是说他们两个很有交情罢了。”

  丁红强生怕得罪了张广茂,说道这里赶忙转移了话题:“老张,你觉得牛秘书成功的可能性有多大啊?”

欢迎大家访问:黑岩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hyshuku.com/book/21387/13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