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头一转,孟克柔放开双手,离开龙头:如果是孟克柔死,那月珍会有什么反应。好想看看。于是在忠孝东路敦南路口,孟克柔踩着单车闭上眼睛,闯过红灯…

  没有车来撞孟克柔,孟克柔没撞车,倒是听到招魂铃响…卡农乐曲,月珍专属的召唤铃声,绝命连环叩。

  ‘喂…你在哪?’

  月珍从来没有这么快认输过。

  ‘陪孟克柔好不好?’

  当然好。当然好。既然月珍都低头了,孟克柔又何必小儿小女。

  但孟克柔不说。

  ‘好不好啦…陪人家嘛…’是妖女的魔音传脑,是疾疾如律令。

  ‘…’

  ‘…他晚上常常会去游泳池游泳,陪孟克柔去好不好?…’

  ‘求求你,’月珍的鼻音越来越重‘走啦…陪人家去游泳池看张士豪啦…’

  又是张士豪!当然不,绝对不。掩耳吐纳,否则功亏一篑。

  但孟克柔却听到自己说…

  …你在哪里?

  夜色森然,铁马单骑在十字路口划出一道弧,不顾大小车辆连声抱怨,孟克柔变成侠女负剑疾疾转身奔赴魔宫。

  ……

  钟丽红在监视器后面,近乎痴迷地看着几个主角的表演,好像看到了自己的青春。

  然后她哭了,哭得垂头攥拳,哭得没有一点声音。

  现场所有人都尴尬,又不知所措地看着钟丽红。

  最后一段镜头拍得很巧妙,没露彭毅诚的脸,只听到他们的声音,就是他沧桑的嗓音响起:

  “这些年轻人啊,年轻真好!”

  ……

  彭毅诚特欣慰,他有时候看于舒茵如今的演技如此优秀,就像看自己一手带出来的学生一样……

  呵呵,那他们岂不是“师生恋”。

  总之,彭毅诚这么多年来一路看着于舒茵,从曾经那个演技生硬、用力过猛的功夫天后,变成如今这个极富渲染能力的女演员,这一路于舒茵付出的努力和辛苦不比任何人少。

  于舒茵和彭毅诚没有对这部戏进行太多的交流,但他们都有一种预感:《蓝色大门》可能会成为一段故事的结束,或者新的开始。

  彭毅诚属于客串性质,就这么几个镜头,拍完又在成都住了一宿,第三天打道回京。

  而没过几日,金马奖就公布了2016年的提名名单。

  钟丽红和于舒茵的《潘金莲打官司》入围最佳了剧情片、最佳导演、影后等9项大奖,成为热门之一。

  许冠文、纳豆(林郁智)领衔主演,由钟孟宏执导的《一路顺风》,以8项提名紧随其后。

  《七月与安生》以7项提名位居第三。

  而万万影视集团的演员黄波,依靠《不成问题的问题》获得了本届金马奖的最佳男主角提名。

  此番内地参加金马奖的电影团队极其庞大,一改过去港台明星为主的金马格局。

  从主要奖项获得者的年龄来看,年轻人已经全面占领金马奖,这意味着金马奖把视线转向电影新生代,也意味着电影创作群体正在更新换代。第53届金马奖获奖名单,内地电影成为绝对主角,但对于这份名单,认同的人更多,极少有批评声音,这和金马奖一向坚持电影质量第一的原则有关。金马奖用一份有说服力的获奖名单,扞卫了自己的价值。同时,本届金马奖所传递出的年轻化信息,也将在无形中为华语电影的发展产生引领与推动作用——这是它的另外一个贡献。

  如今已经成为黄波经纪人的妻子小欧赶紧调配黄波的档期,能推就推,能挤就挤,就为了能空出两天去报道参加金马奖颁奖典礼。公司成立到现在,除了彭毅诚自己拿了一个戛纳影帝,此外再也没有男演员拿过一个正儿八经的影帝,所以也非常重视,从头到脚给黄波捯饬了一遍,一水的国际品牌。

  这帮人给黄波整得特紧张,老大不小了,还难得功利心一把,对本届金马奖各种美好憧憬。

  ……

  转眼到了日,整个娱乐圈都被一件事情吸引:银煌影视公司要上市了。

  在华影集团之后,这是华国第二家上市的影视娱乐类公司。

  同一批在创业板上市的公司有28家,深交所无法同时容纳这么多公司举行开钟仪式,便将活动转到了寰球大酒店。

  这是一间超级大的会厅,数百人的座位,前方是高台,两侧各有块电子显示屏,正中是个背板,上面是一行大字:创业板首批公司上市仪式。

  这种正规场合,出现几个娱乐明星有点别扭,所以银煌尽量低调,只有冯裤子这位最大的功臣陪同。

  冯导穿着一身中山装,那张糙脸上已经有了些白癜风的症状。他不怎么懂金融,显得郑重而紧张。

  9点10分左右,主持人上台,略显嘈杂的大厅瞬间安静。

  她唠唠叨叨地讲了番开场,便进入正题:“我们按照上市公司的代码排序,每七位董事长一组,依次上去敲钟。好,下面有请第一组!”

  “哗哗哗!”

  掌声骤起,就见七只黑黢黢的男人走到前方左侧,那里吊着一口铜钟。徐敬业刚好排在第一组,西装领带,还别着胸花。

  主持人道:“请敲响宝钟!”

  就见那七个人以铜钟为中心,围成一个半圆,手里攥着一把小锤子,“当当当”地敲了三下。

  “好,有请下一组!”

  很快,四组人马敲完,已是9点30分整。

  当最后的一声钟声消散,电子显示屏的画面忽然一变,换成了股市的实时走势。

  28家创业板公司的开盘价,以及涨幅程度,逐一在电子屏幕上显示出来。

  “嗡!”

  各种股票开盘后,或是高歌猛进、或是一泻千里的数据,顿时惹得全场惊呼,主办方也很惊讶,连忙做统计,冯裤子的反应慢了半拍,还伸着脖子找:“咱们的呢?咱们的呢?”

  “那儿呢!”朱永昌兴奋道。

  他用手一指,只见巨大的显示屏上,清清楚楚的一行字:银煌影视:每股价格:,涨幅:113.3%.

  “这,这是涨了么?”冯导都结巴了。

  “涨了!涨了!”

  银煌影视的总经理,上沪市文娱集团董事长徐敬业的左膀右臂——朱永昌此时也非常兴奋,一改平日的稳重形象。

  ……

  :。:

欢迎大家访问:黑岩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hyshuku.com/book/21349/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