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若飞从地上站起来,微微有些喘——实际上体能的消耗还在其次,刚才闯阵的过程中,更大的消耗是精神方面的,一来飘萍步的身法本身需要精神力配合,而且对精神力消耗也不小;二来则是他必须保持精神高度集中,虽然闯阵的时间不算很长,但这一趟下来他依然感觉到一阵疲惫,主要是来自精神层面的疲惫。

????不过夏若飞却十分兴奋。

????虽然闯阵的过程犹如顿悟一样,眼中只有那一个个错落分布没有任何规律的玉桩以及从四面八方飞过来的光晕,但实际上当整个过程结束之后,闯阵的每一个细节他都记得非常清楚。

????当然,他也自然就知道了自己这次的成绩——35米。

????上一次他是在过20米的结点之后,很快就败下阵来。而且当时夏若飞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觉得过了二十米之后,哪怕他再尝试,恐怕成绩的提高也有限。

????然而仅仅是修炼了三天的飘萍步,他却一下子把成绩提高了一大截。

????可以说效果十分显着!

????夏若飞不禁对剩余的两次闯关机会充满了期待,同时也对飘萍步这个身法充满了期待。

????不过夏若飞并没有马上用掉第二次闯关的机会。

????一方面他的身体和精神都不是最佳状态,现在去闯的话,成绩是不会太好的;

????另一方面,刚才第一次闯玉桩阵的过程中,夏若飞对飘萍步身法的理解和感悟有加深了几分,他需要好好消化一下。

????夏若飞喘匀了气,干脆迈步走出了玲珑塔,通过玉桥回到了水潭边。

????然后他直接一屁股坐了下来,脑子里像过电影一样把刚才闯玉桩阵的过程一遍遍地回放,再结合他对飘萍步的理解,分析自己闯阵的过程中有哪些地方做得不够好。

????夏若飞是一个很有耐心的人,而且这样的分析他也觉得十分有趣,并不会无聊。

????他在水潭边一坐就是好几个小时,期间一动不动,就仿佛入定的老僧一般。

????突然,枯坐了半天的夏若飞一下子站起身来,身形飘忽不定地在水潭边的空地游走。

????从极静到极动的转化,也就是那么一瞬间的事情。

????他施展的依然是飘萍步,却比进入玲珑塔之前要更加的潇洒飘逸,闪转腾挪之间仿佛开始产生了一种奇妙的韵律。

????当然,这种韵律还很生涩,而且时有时无的,显然距离身法大成还有不小的差距。

????夏若飞将飘萍步身法连续施展了好几遍,每一遍都有新的领悟。

????他坐在水潭边分析总结的效果,也一点点显现了出来。

????前者是从理论上的分析,后者则是付诸实践的检验,两者是缺一不可的。

????夏若飞又连续演练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直到精神力接近枯竭,真气也消耗巨大,他才意犹未尽地停了下来,一边微微喘着气,一边招手摄取来一股灵潭水,直接咕嘟咕嘟喝了下去。

????夏若飞把山洞石室里的那个玉质蒲团也取了过来,然后盘腿在蒲团上坐了下来,一边继续思考分析自己的身法,一边恢复精神力。

????过了差不多两三个小时,夏若飞感觉自己又满血复活了——灵潭水和玉质蒲团都有帮助精神力恢复的效果,而空间当中灵气都已经雾化了,在这种环境之下,恢复起来自然是相当的快。

????夏若飞感受了一下自己的状态,自我感觉还不错。

????于是他站起身来,再一次迈步穿过玉桥,重新进入了玲珑塔——他这次进来,就没打算把闯关的次数再留着,肯定是要把三次机会都用掉的。

????这次夏若飞没有犹豫,直接迈步跨入了玉桩阵的范围,然后深吸一口气,一步踏上玉桩。

????速度奇快的光晕再一次如约而至……

????半个多小时后,夏若飞又一次被玉桩阵内的奇特力量裹挟着直接丢了出来,落在了阵法范围之外。

????夏若飞一骨碌爬起来,二话不说又离开了玲珑塔,回到水潭边。

????依然是坐在地上分析复盘,然后起身演练身法。

????把这次闯阵的心得全部消化掉,转化为身法的提升后,夏若飞等待自己的状态恢复,就再一次进入玲珑塔去闯阵。

????这次他坚持了差不多四十分钟。

????当夏若飞再一次被玉桩阵内部的神秘力量丢出阵法的时候,他忍不住畅快地笑了起来。

????这次的收获确实不小!

????第二次闯阵,他的成绩就已经逼近了五十米大关。

????如夏若飞所判断,五十米的确是一道不小的坎。通过消化吸收二次闯阵的心得和感悟,他在第三次闯阵的时候顺利突破了五十米大关,然后他感觉到压力陡增,不过借着越来越熟练的身法和前边势如破竹的气势,他还是一次次避开光晕的袭击,最终冲到了60米关口,然后才实在避无可避,终于结束了这次的闯阵。

????从上回三次机会冲到20米,到这次一举突破60米大关,这其中的差别可不仅仅是数字上的差异——一开始20米是个关卡,到了40米的时候同样会增加难度,但是到了50米才是真正的大关,当他第三次闯阵突破50米之后,就发现后面每过10米,玉桩阵的难度都会增加一截,最终他也是倒在了60米的关卡上。

????要论难度,夏若飞这回闯阵的难度跟上一回相比,增加了十倍不止。

????如果不是修炼了飘萍步身法,光是凭借自身的身体柔韧性和反应速度,想要冲到60米远,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了。

????当然,夏若飞也深知,自己的身法还很稚嫩,换句话说,其实也是自己在身法方面可以挖掘的潜力还很大。

????另外,玉桩阵的长度是200米,现在他距离破阵还很远。

????可以想见,到了100米的结点,估计阵法难度更会一下子提高一大截,以夏若飞现在的身法水平,想要冲到100米都相当的难,更别说100米过后的后半段了。

????不过夏若飞丝毫没有感觉气馁,相反,他充满了斗志。

????短暂休息之后,他就快步离开了玲珑塔,依然是回到水潭边坐了下来——他第三次闯阵的过程中,对飘萍步身法的感悟又多了几分,尤其是在冲过60米之后,虽然他仅仅坚持了不到十秒钟,但是那种极限压榨的情况下,反而是让他对飘萍步身法有了更深的感悟。

????这些感悟自然要趁着现在记忆最深刻的时候,好好地消化吸收掉,毕竟闯阵的机会难得,每隔七天才能来一次。

????他坐在玉质蒲团上沉思着,虽然看起来一动不动,但实际上脑子里不断掠过的都是刚才闯阵的场景,速度非常的快。

????思索了一会儿之后,他又起身实际演练了几遍阵法;然后重新坐回去继续思考感悟。

????如此循环往复,夏若飞消耗掉第三次闯阵机会之后,又在元初境里呆了一天一夜,才终于感觉到自己把这三次闯阵的感悟都吸收并且转化为实际身法的提升。

????前前后后算起来,夏若飞这次在元初境里呆了七八天,除了必要的吃饭睡觉以及解决“三急”之外,所有的时间都用来修习飘萍步了——闯玉桩阵其实也算是在修炼飘萍步,而且属于效果非常好的修习方法,就是可惜有次数的限制,否则夏若飞根本不舍得离开。

????他猜测估计跟能量有关系,维持那个神奇的玉桩阵肯定是需要能量的,这个能量不会凭空产生,必然是要消耗灵图空间自身的能量,而且这个能量极有可能就是灵气。

????也正因为如此,玲珑塔出现之后,灵图空间就能跟外界的混沌空间进行能量的交换了。

????如果玲珑塔玉桩阵能无限制使用,那很有可能会让空间的灵气吸收速度赶不上消耗的速度,那就会伤到根基了。

????反正规则就是这样,以夏若飞现在的实力,根本无法跟灵图空间的规则对抗,所以也就只能在规则允许的范围内行事,想要自己制定规则还差得远。

????当然,夏若飞也不是贪得无厌的人,他很清楚,有了玲珑塔玉桩阵的帮助,他在身法训练这一块可以说是走了一条捷径,换一个没有灵图空间的修炼者,想要将飘萍步修炼到大成,所耗费的时间可能是十年、几十年甚至上百年。

????这还要看修炼的人有没有天赋。

????而夏若飞现在仅仅是练习了几天,进展可以说是神速了。

????人贵在知足。

????结束了这次身法的修炼之后,夏若飞都没有再去山海境看看,就直接心念一动离开了空间,回到外界的房间中。

????七八天都没有洗澡,睡眠时间加起来还不到二十个小时,现在的夏若飞看起来蓬头垢面、胡子拉碴的。

????在修炼身法的时候因为全身心投入,所以还没有太大的感觉。当结束了修炼之后,一向爱干净的夏若飞顿时觉得浑身都不对劲儿。

????另外,虽然他在元初境里呆了七八天时间,但因为时间流速差的缘故,实际上外界以及山海境才过去五六个小时,估计那些免费劳动力们刚刚结束了下午的劳作,此时正收工回去休息,所以实在也没什么好去看的。

????他一回到外界卧室里,第一件事就是冲进浴室彻底地把个人卫生清洁好,洗了澡、刮了胡子,夏若飞穿上浴袍走出浴室,顿时感觉整个人都精神了。

????外面的天已经黑了下来,夏若飞拿起手机看了一下,有凌清雪的留言,她说今天公司有事情需要加班,今晚就不过来了,让夏若飞自己吃饭。

????实际上夏若飞在灵图空间里的时候,始终都有一丝神念留在外界,这也是一种安全防范的手段。

????即便是全身心投入在闯玉桩阵的过程中,他暂时把神念收回来,而一旦结束了闯阵,他就会马上检查一下外界的情况。

????所以收到微信消息的时候他其实是知道的,只不过他也清楚,如果真有事情找他,肯定是打电话,既然是发微信那就说明事情不是很急,所以也没有必要浪费修炼身法的时间跑出来。

????夏若飞给凌清雪回了一条:刚刚睡醒,现在准备下楼去弄点儿吃的。你自己要注意身体啊!另外别忘了吃饭。

????回完微信消息之后,夏若飞就穿着浴袍、趿拉着拖鞋走下楼,来到厨房里。

????他把中午没吃完的菜热了热,然后用中午剩下的米饭做了个蛋炒饭,一顿晚餐就准备好了。

????吃完晚饭之后,夏若飞到楼上换了一身休闲服,溜达着离开了别墅,准备在小区里散散步、消消食儿。

????不知不觉间,他就走到了冯婧的那套小联排附近。

????夏若飞抬眼一看,冯婧家已经亮起了灯,看来今天应该是准时下班了。

????夏若飞沉吟了一下,就迈步朝冯婧的那套小联排方向走去。




欢迎大家访问:黑岩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hyshuku.com/book/1140/1436/